圣经之根与房龙之果

要探索流程,首先要了解它的来源。如果你想真正了解我们以外的人,你必须首先了解他们的根源。欧洲和美国文化的繁荣是两个根《圣经》和《希腊神话》杂交的结果。

作为宗教文学和其他多重属性的历史属性《圣经》,它自然是西方学术界特别青睐的,《圣经的故事》是方龙根据《圣经》的部分结果解释的一本畅销书。如果将《圣经》的文本与新鲜花园进行比较,则将学者的研究工作与从花中采集的花蜜进行比较。方龙的书是蜜蜂画后的几朵诱人的花朵。他的创作是以流行的方式向学生讲述一些知识或故事并结合学术成果的过程。

让我们来看看世界上最畅销的畅销书《圣经》。《旧约》讲述了犹太人在上帝创造之后反复迁徙所遭受的灾难,以及他们依靠对上帝的信仰不断回归旧土。《新约》描述基督诞生之后的神迹,以及上帝从犹太上帝发展成为全世界许多人信仰的过程。《圣经》整个故事是扭曲和扭曲的,根据一些历史事实,国家先知和少数民族花了一些回国的十年是非常具有感染力,生活和其他人的概念也包含强烈的色彩平等,这比缺乏讲道的宗教书籍更具特色。

但如上所述,作者在撰写本书时对《圣经》文本进行了大量删除,并添加了自己不成熟的理解。他没有广泛探索《圣经》的各种材料,而是根据他自己有限的知识解构来调整文本,然后用故事科学模型将其推送给读者。《圣经的故事》虽然有《圣经》的解释,但它也失去了许多原始文本的光彩。在书的开头,方龙并没有回避说话: “我不想研究一位深刻的历史学家的严谨工作。我买了一个口袋版《圣经》来赚钱,以提供我所有的材料。”这就是为什么我买了作品《房龙地理》但读了两页。

方龙没有想到的是,他在生活压力下写的一系列书籍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学市场化模式。许多当代作家依靠现有知识直接将其重写为故事,并依赖读者阅读利润。这种现象并不罕见。例如,根据历史事实编写的流行历史小说和历史剧,他们客观地承担了向公众普及知识的责任,但他们并不一定接近历史本身。人们常常喜欢用“历史不是绝对的”来掩盖他们的不足。的确,我们永远无法触及事实的另一面,但学者们数十年的研究和人类集体文明的发展,必将使我们远离真理。它越接近。天空塔永远不会把我们带到天堂,但它肯定会把我们带到更高的景观。

毕竟,方龙只是一个几乎不能成为老师的作家。他和他的“继承人”对文化大众传播的贡献是可敬的,但更值得尊重。为了创造人类文明而埋葬自己的祖先。 “饮用水作为思想,学习和考虑的源泉”可能是接受井喷知识的合适态度。

(文/贾轩?排版/嘉轩)

96

贾轩笔谈

2019.08.05 01: 31

字数1032

要探索流程,首先要了解它的来源。如果你想真正了解我们以外的人,你必须首先了解他们的根源。欧洲和美国文化的繁荣是两个根《圣经》和《希腊神话》杂交的结果。

作为宗教文学和其他多重属性的历史属性《圣经》,它自然是西方学术界特别青睐的,《圣经的故事》是方龙根据《圣经》的部分结果解释的一本畅销书。如果将《圣经》的文本与新鲜花园进行比较,则将学者的研究工作与从花中采集的花蜜进行比较。方龙的书是蜜蜂画后的几朵诱人的花朵。他的创作是以流行的方式向学生讲述一些知识或故事并结合学术成果的过程。

让我们来看看世界上最畅销的畅销书《圣经》。《旧约》讲述了犹太人在上帝创造之后反复迁徙所遭受的灾难,以及他们依靠对上帝的信仰不断回归旧土。《新约》描述基督诞生之后的神迹,以及上帝从犹太上帝发展成为全世界许多人信仰的过程。《圣经》整个故事是扭曲和扭曲的,根据一些历史事实,国家先知和少数民族花了一些回国的十年是非常具有感染力,生活和其他人的概念也包含强烈的色彩平等,这比缺乏讲道的宗教书籍更具特色。

但如上所述,作者在撰写本书时对《圣经》文本进行了大量删除,并添加了自己不成熟的理解。他没有广泛探索《圣经》的各种材料,而是根据他自己有限的知识解构来调整文本,然后用故事科学模型将其推送给读者。《圣经的故事》虽然有《圣经》的解释,但它也失去了许多原始文本的光彩。在书的开头,方龙并没有回避说话: “我不想研究一位深刻的历史学家的严谨工作。我买了一个口袋版《圣经》来赚钱,以提供我所有的材料。”这就是为什么我买了作品《房龙地理》但读了两页。

方龙没有想到的是,他在生活压力下写的一系列书籍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学市场化模式。许多当代作家依靠现有知识直接将其重写为故事,并依赖读者阅读利润。这种现象并不罕见。例如,根据历史事实编写的流行历史小说和历史剧,他们客观地承担了向公众普及知识的责任,但他们并不一定接近历史本身。人们常常喜欢用“历史不是绝对的”来掩盖他们的不足。的确,我们永远无法触及事实的另一面,但学者们数十年的研究和人类集体文明的发展,必将使我们远离真理。它越接近。天空塔永远不会把我们带到天堂,但它肯定会把我们带到更高的景观。

毕竟,方龙只是一个几乎不能成为老师的作家。他和他的“继承人”对文化大众传播的贡献是可敬的,但更值得尊重。为了创造人类文明而埋葬自己的祖先。 “饮用水作为思想,学习和考虑的源泉”可能是接受井喷知识的合适态度。

(文/贾轩?排版/嘉轩)

要探索流程,首先要了解它的来源。如果你想真正了解我们以外的人,你必须首先了解他们的根源。欧洲和美国文化的繁荣是两个根《圣经》和《希腊神话》杂交的结果。

作为宗教文学和其他多重属性的历史属性《圣经》,它自然是西方学术界特别青睐的,《圣经的故事》是方龙根据《圣经》的部分结果解释的一本畅销书。如果将《圣经》的文本与新鲜花园进行比较,则将学者的研究工作与从花中采集的花蜜进行比较。方龙的书是蜜蜂画后的几朵诱人的花朵。他的创作是以流行的方式向学生讲述一些知识或故事并结合学术成果的过程。

让我们来看看世界上最畅销的畅销书《圣经》。《旧约》讲述了犹太人在上帝创造之后反复迁徙所遭受的灾难,以及他们依靠对上帝的信仰不断回归旧土。《新约》描述基督诞生之后的神迹,以及上帝从犹太上帝发展成为全世界许多人信仰的过程。《圣经》整个故事是扭曲和扭曲的,根据一些历史事实,国家先知和少数民族花了一些回国的十年是非常具有感染力,生活和其他人的概念也包含强烈的色彩平等,这比缺乏讲道的宗教书籍更具特色。

但如上所述,作者在撰写本书时对《圣经》文本进行了大量删除,并添加了自己不成熟的理解。他没有广泛探索《圣经》的各种材料,而是根据他自己有限的知识解构来调整文本,然后用故事科学模型将其推送给读者。《圣经的故事》虽然有《圣经》的解释,但它也失去了许多原始文本的光彩。在书的开头,方龙并没有回避说话: “我不想研究一位深刻的历史学家的严谨工作。我买了一个口袋版《圣经》来赚钱,以提供我所有的材料。”这就是为什么我买了作品《房龙地理》但读了两页。

方龙没有想到的是,他在生活压力下写的一系列书籍创造了一种新的文学市场化模式。许多当代作家依靠现有知识直接将其重写为故事,并依赖读者阅读利润。这种现象并不罕见。例如,根据历史事实编写的流行历史小说和历史剧,他们客观地承担了向公众普及知识的责任,但他们并不一定接近历史本身。人们常常喜欢用“历史不是绝对的”来掩盖他们的不足。的确,我们永远无法触及事实的另一面,但学者们数十年的研究和人类集体文明的发展,必将使我们远离真理。它越接近。天空塔永远不会把我们带到天堂,但它肯定会把我们带到更高的景观。

毕竟,方龙只是一个几乎不能成为老师的作家。他和他的“继承人”对文化大众传播的贡献是可敬的,但更值得尊重。为了创造人类文明而埋葬自己的祖先。 “饮用水作为思想,学习和考虑的源泉”可能是接受井喷知识的合适态度。

(文/贾轩?排版/嘉轩)

网络mg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