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言为什么害死了苏格拉底古希腊城邦的“流言蜚语”现象

bd3930ae50d745b9a6a26c1d8a47f16f

在古希腊,谣言是一种武器,可以用来追求公平,复仇,甚至摧毁哲学家。谣言和谣言,承认是非,不能谈论古代和现代的美德,特别是在古希腊,城邦的普通人没有权力,没有权力,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说谣言和传播谣言往往是最可靠的手段。在那个特殊时期,谣言可以杀人。从某种角度来看,苏格拉底死于谣言。

a3fa595ae2d948e19c3c7887cc20fdc2

苏格拉底是平易近人的,经常去市场与人讨论思想,学习哲学,他与人交谈的方法非常独特,被称为“苏格拉底对话”。一般来说,他经常向别人询问一个看起来非常简单的问题,例如“勇敢的人”,然后不断询问对方的答案。只有几句话,回答者肯定会犯错误并且说不出话来。

8e0ec55a62b6497985234059eef0e722

苏格拉底

他没有像其他哲学家那样给出系统的观点和意见。相反,他的哲学旨在通过提问来让别人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苏格拉底总是说:“我所知道的是,我对一切都一无所知。”因此,我们可以发现,苏格拉底的谈话经常冒犯他人,让别人觉得他很傲慢,总是处于公众面前,他们无视他人的无知。

苏格拉底通过提问而冒犯了无数人,因此他被雅典人定罪并将被处决。他犯了两个罪名:一个是毒害年轻人;另一种是不尊重雅典的神灵。在现代人看来,苏格拉底的内疚是完全虚幻的,可以称之为内心的罪。

01da4e70d13b42b9be5d150fedd05b95

苏格拉底

但在希腊人的谣言中,苏格拉底的“罪行”并非邪恶,尤其是针对年轻人的罪行。苏格拉底真的喜欢与年轻人进行哲学讨论,但这是因为年轻人善于接受新事物并更积极地思考。事实上,苏格拉底自己都知道这种罪行不是他指控的真正原因。在柏拉图的《申辩篇》中,苏格拉底说,教育青年从来就不是他真正关心的问题。正如柏拉图所说,一旦犯罪得到认真研究,就会知道苏格拉底死亡的另一个原因是:城里的平民不喜欢他,所以他准备用八卦杀死他。

除了“苏格拉底对话”之外,无数人受到质疑,苏格拉底的哲学也有一个让他对城邦平民生气的特征。与其他哲学家相比,苏格拉底喜欢讨论善恶问题和道德问题。这不难理解。在与街头人士的对话中,苏格拉底不能与人们谈论宇宙起源的本体论问题。人们感兴趣和理解的主题只能是善恶,即行为的正确与错误。

81acdfb34a4c41b3a3f3cd785bc3a742

因此,那些被苏格拉底质疑的人产生了一种观点,即苏格拉底总是质疑所有人都接受的观点,他总是怀疑雅典人的价值。结果,有些谣言说他别有用心地传播:苏格拉底支持雅典的敌人斯巴达,苏格拉底想要摧毁雅典。这种谣言已被发酵并不断添加到醋中。他说他不是在制作,但他可以在雅典生活这么久。它可能是斯巴达在雅典插入的思想毒药。

ebd6635b07af4cdf8eed3c75a70172b6

阿里斯托芬

流言蜚语传得久了,最终会形成舆论大潮,就连希腊的着名喜剧作家阿里斯托芬(Aristophanes)也曾在剧作《鸟》(The Birds)中,言之凿凿地把一群支持斯巴达的青年人描述为“被苏格拉底化的”(Socratified)。由此可见,流言蜚语不断罗织苏格拉底的罪责,把一个哲学家的学术探讨描述成了“叛国”行为,最终在流言蜚语的胁迫下,苏格拉底竟真的以荼毒青少年的罪名被处死。

80a36a65120f45c892924bc36aed931a

流言蜚语固然害死了苏格拉底,但除了形成众意外,在古希腊,流言蜚语还是城邦平民的一种语言武器。

古希腊的文学经典以复仇为母题。复仇者一般来说都是武艺超群的英雄,比如在荷马史诗《伊利亚特》中,希腊第一勇士阿基里斯(阿基里斯)为给好友帕特洛克罗斯(帕特洛克罗斯)复仇,在决斗中杀害了特洛伊的赫克托耳(赫)。但回到现实,如果希腊平民既没有过人之勇,也不够足智多谋,更没有权势,即便他有一肚子冤屈,又要如何伸张正义,如何复仇?这时,流言蜚语就成了平民们的武器。在古希腊,无论男女老幼,自由人还是奴隶,社会各阶层都热衷于传闲话,使流言蜚语得以跨越身份藩篱,得以迅速传播。

820db492e22f4942ac28aa4dbe7ebe63

古希腊人将“流言”看做活的东西,荷马史诗形容流言蜚语是宙斯的使者,总是将消息传至四方。虽然师爷苏格拉底(苏格拉底的学生是柏拉图,柏拉图的学生是亚里士多德)在某种程度上就死于流言蜚语,但亚里士多德仍旧认为,喜欢听流言蜚语无伤大雅,是令人愉快的消遣。

bcdf1901d7ab4ec0bcbcb26e8e7a31d0

XX

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在学院

作为希腊城邦的代表,雅典是一个发达的文明,但法律并不完美。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谣言可以被处死,因为雅典法院的判决不是基于实际证据,而是最终判断被告人格的质量。因此,裁决在法庭上的语言对抗将永远成为人身攻击。被告最害怕的是敌人到处传播谣言。一旦陪审团听到谣言并最终相信,各方可以利用陪审团杀死刀。

在古希腊,人口密集型市场最容易传播谣言。雅典的发言人Demosthenes记录了一起诉讼,其中被告Diodorus指责敌人派人到市场传播谣言,影响公众舆论并且对自己不利。 Demosthenes还指责对手Medidias恶意自己犯了罪。有人说,诗人Callimachus经常在人群聚集的广场上告诉公众他的对手是如何对待他的。从上面的例子中可以看出,大多数闲话都与法庭诉讼有关。

5d3802158f764cd9871293a8baca11c7

狄摩西尼

在雅典法院,该女子无权出庭。如果该女方被指控,她必须要求男性亲属帮忙,但该女方有权传播八卦宣传敌人。 Dessertini的演讲《反对阿里斯托革顿第一篇》(反对Aristogeiton 1)记录了被告Aristogeiton所谓的忘恩负义以及对女性受害者Zobia案件的暴力对待。在这起公开案件中,女受害人救出了亚里士多德,但被告嫉妒敌人,不仅侮辱了这名女子,还威胁要将她卖给奴隶。不幸的是,女性受害者无法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但她向熟悉的雅典朋友透露了如何被虐待。证据。

148b44f61e664dcaa745450a5bc78bb8

当然,除了捍卫自己的权益外,八卦可以直接煽动他人犯罪。在演讲者的Lysias经典演讲《论埃拉托色尼的谋杀》(关于Eratosthenes的谋杀案)中,谋杀犯罪嫌疑人Eupilitus指责他的妻子在法庭上不忠,所以他有正当理由杀死死亡情人Eratosthenes,但在结束时问题,陪审团认为,本案的关键证据是基于一位老妇人的话,她是死者Elatosini的老情人。指示。 Lucias描述说,老情人无法忍受失去爱情的痛苦,所以通过传播Euphritos妻子不忠的谣言,旧的Ierato被武术高效的Euphiletos手杀死。 Seony。

875b2229cbd545f5b4157cebaf5dd731

从这些案例中,我们看到了希腊八卦的力量。这些通过人们的方言传播的句子与剑相当,伤害了人们看不见的东西。

People say that rumors end in wise men, but there are not enough wise men to stop the public rumors, even the great wise men like Socrates have been killed by gossip. Newton once said: "I can calculate the orbit of the celestial body, but I can't calculate the madness of human nature." When the Greeks began to believe in gossip and regard it as a true insight into the facts, then rumors would become a terrible thing. power.

1dfb3b733df347aa841906fb60add942

In Greece, when rumors and slang replace logic and morality and become the yardstick of people's factual judgments and value judgments, social order inevitably enters a vicious circle. People are more willing to believe the people around them than the ugly loyalty. This kind of trust will eventually become a blind obedience. There are huge risks in the rumors of ancient Greece, because people's behavior is irrational, they would rather believe in rumors, and they do not intend to judge their own authenticity. This has laid the foundation for the ultimate decline of ancient Greece.

References:

《申辩篇》(Apologia) Plato

《克拉底鲁篇》(Cratylus) Plato

《论埃拉托色尼的谋杀》(On the Murder of Eratosthenes) Lysias

[Theo's Aristophanes] (The Birds)

《鸟》(Historiae) Herodotus

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