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运环保陷44亿债务危机 违规担保被冻结资金超30亿

?

深债44亿债务危机盛运环保违规担保被冻结超过30亿元

对此,盛运环保表示,由于公司对关联方的财务援助和对外违规担保问题尚未解决,导致债务危机,公司流动性供不应求,债务到期尚未到位及时偿还或续签,债权人提到诉讼,采取保全和执行等措施需要支付本金,利息和违约金,导致公司资金越来越紧张,财务费用高,债务负担沉重。

旧债务尚未消除,盛运环保增加了新的债务。

8月7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盛运环保15个新银行账户冻结,冻结金额1.17亿元,冻结账户余额204.68万元,累计冻结账户96个。累计申请金额为31.59。 1亿元,累计冻结账册余额4477.8万元。

对此,盛运环保表示,由于公司对关联方的财务援助和对外违规担保问题尚未解决,导致债务危机,公司流动性供不应求,债务到期尚未到位及时偿还或续签,债权人提到诉讼,采取保全和执行等措施需要支付本金,利息和违约金,导致公司资金越来越紧张,财务费用高,债务负担沉重。

违规保证与资本占用交织在一起

根据上述公告,盛运环保为关联方贷款提供30.4亿元担保,为其他单位提供1.33亿元担保,共计31.75亿元。

去年6月5日,盛运环保控股股东凯晓生向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报告《关于改正措施的方案》,并承诺在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期间公布所有违规担保。担保期限届满,相关债务到期且相应担保失效,公司将承担担保责任,上市公司不承担担保责任。但是,该公司尚未兑现承诺。

在上述担保中,债权人已对盛运环保提起诉讼,承担18.55亿元的共同担保责任金额,并已判定或裁定联合担保责任金额为6.13亿元。盛运环保有限公司已承担判决或裁定的共同担保责任金额。预计负债为5.04亿元。

盛运环保表示,该公司已经召开了涉及违反担保的债权人的沟通会议。一些债权人同意取消违规担保,支持公司司法改革,具体事项是否可以协调实施存在不确定性。

除非法担保外,大量资金被占用也是环保资金短缺的重要原因。

盛运环保2018年年报显示,其关联方未经营公司的资金16.56亿元,营业资金4.85亿元,共计21.41亿元。公司此前为安徽圣运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提供人民币132,439,840元,向新疆开源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提供人民币3,160,800元,并向安徽圣云钢结构有限公司提供人民币26,746,500元。此外,由于股权转让和资金利息,安徽润达机械工程有限公司的股权转让为人民币11,366.09万元,尚未偿还上市公司。上述四方共占用资金14.95亿元,其他非关联方共占用公司资金15.46亿元。截至2019年7月底,上述资金尚未还清,凯晓生未获得还清。

高额债务

截至8月7日,盛运环保共有77笔逾期债务,总计44.68亿元,主要来自银行贷款和融资租赁公司。所有逾期债务中最大的一笔是2016年非公开发行5亿元人民币。公司债券(第一期),逾期日期为2018年10月11日。

去年5月,盛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发布公告称债务未清偿。初始金额为6.29亿元。截至目前,默认金额已增加一倍以上,该公司最早的冻结资金为2.1亿元。现在是15次。

盛运环保发布的半年度业绩公告显示,公司的经营利润因持续经营和资金周转而大幅下降,公司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1.8亿元至1.85亿元。

事实上,自2016年以来,盛运环保的营业收入持续下滑。 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16.4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5.15亿元,下降69%。在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两年的净利润为负。两年财务费用分别达到2.89亿元和4.48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21.3%和86.9%。 2018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7.89%。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年初,盛运环保债券重庆裕华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重组。如果法院接受重组申请,法院将指定经理接管环境保护。如果重组计划或重组计划草案未经法院批准,盛运环保将面临被终止的风险。

主编:蒋晓彤

澳门星际x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