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儿子莫名失踪数日,几天后回来了,一条大蛇扑向了继母

02: 26: 49查看灯泡下的红色尘埃

在作者的指导下,我阅读了红尘的原创作品,虚构的故事,我想唱出世界真正的美丽,展现世界的丑陋面貌。

河下村有一个家庭。男主人是诚实诚实的人。他的儿子是东东。他七岁,看起来非常活泼可爱。三年前,东东的亲生母亲去世了,一年后,他的父亲娶了一位继母。

名叫于秀英的继母是一个喜欢咀嚼舌头的女人。阎秀英一经过门,他还生了一个儿子。由于他有自己的儿子,不喜欢东东的严秀英更加沉迷于东方。他经常带着一个男人找一个乞丐。虽然该男子知道修秀英是欺负东东的,但他不敢同意严秀英的理论,但他匆匆窃窃私语以寻求好消息。一天早上,那个男人去城里买东西。闫秀英突然变得越来越好东东,让东东进山去挖一些野菜,而东东并没有想太多跟着山。阎秀英和他一起走在山里。当他走到悬崖边时,由于道路狭窄,两者无法平行。他们只能一个接一个地去。严秀英让东东继续前进,然后他跟着。走了一会儿后,严秀英一个接一个地突然推开东洞,东东突然站不起来,从悬崖上掉了下来。

男人回来后,他错过了东东,并问严秀英。严秀英说,东东不得不上山寻找鸡蛋,他没有让他走。等中午后,我没有看到东东回来。那人冲到山上找他的儿子。那人搜查了附近的山区,找不到他的儿子,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当我回到家的时候,那个男人问严秀英,东东去了哪里?严秀英说,他是在山上,然后他说,他有腿,我可以看他,我要收拾房子,我不能跟着他。他还没回来,谁知道他会去哪里。

男人很痛苦,但没有办法。第二天,那人走进山里寻找它。这一次,秀秀英也在寻找它,但他仍然找不到东东的痕迹。通过这种方式,这对夫妇连续五天搜索。东东还活着,死了,男人觉得东东一定是个意外。

第六天,严秀英说她有点累了,想找个男人去找它。男人吃完之后,他正准备离开。这时,一个孩子进来了,当男人看到它时,原来是东东。他冲了上去,拥抱了东东,流下了兴奋的泪水。

大蛇游进来,大蛇抬起头冲向严秀英。这可吓唬严秀英,而这名男子也震惊了。他赶紧放开东东,拿起一把锄头挡住蛇。蛇停了下来,看着那个男人说,你抱着她干,就是她把你的儿子推下悬崖。这个恶毒的女人是该死的。那个男人看着严秀英再次看着东东。东东对那个男人说,她把我推倒了。她说她会带我去挖野菜,带我离开悬崖。我借机把我推倒了。如果这个蛇仙不是为了拯救我,我会死的。

那个男人很生气,第一次冲向他的眼睛,并问秀秀英是不是这样?看着这个男人的愤怒,看着蛇的寒冷,严秀英哭了,承认他不应该这样做,希望男人可以原谅她,并祈祷蛇可以饶她。

那个男人把锄头撞到地上,咆哮着,滚动,不要再进入这个房子,想带走你的儿子把它带走,不想和我一起离开,快点给我一个卷,我不想要像你这样的女人。

大蛇是东东母亲的生命,他在活着的时候和东东一起救了它。

严秀英离开河下村后,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后人说她在镇上见过她,似乎是个疯子。这是完全一样的:女人的诽谤毒害了继子女,但过去没有按照愿望,大蛇报告说他救了他的命,而那个男人激怒了那个有毒的女人。

(图片来自网络)

在作者的指导下,我阅读了红尘的原创作品,虚构的故事,我想唱出世界真正的美丽,展现世界的丑陋面貌。

河下村有一个家庭。男主人是诚实诚实的人。他的儿子是东东。他七岁,看起来非常活泼可爱。三年前,东东的亲生母亲去世了,一年后,他的父亲娶了一位继母。

名叫于秀英的继母是一个喜欢咀嚼舌头的女人。阎秀英一经过门,他还生了一个儿子。由于他有自己的儿子,不喜欢东东的严秀英更加沉迷于东方。他经常带着一个男人找一个乞丐。虽然该男子知道修秀英是欺负东东的,但他不敢同意严秀英的理论,但他匆匆窃窃私语以寻求好消息。一天早上,那个男人去城里买东西。闫秀英突然变得越来越好东东,让东东进山去挖一些野菜,而东东并没有想太多跟着山。阎秀英和他一起走在山里。当他走到悬崖边时,由于道路狭窄,两者无法平行。他们只能一个接一个地去。严秀英让东东继续前进,然后他跟着。走了一会儿后,严秀英一个接一个地突然推开东洞,东东突然站不起来,从悬崖上掉了下来。

男人回来后,他错过了东东,并问严秀英。严秀英说,东东不得不上山寻找鸡蛋,他没有让他走。等中午后,我没有看到东东回来。那人冲到山上找他的儿子。那人搜查了附近的山区,找不到他的儿子,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当我回到家的时候,那个男人问严秀英,东东去了哪里?严秀英说,他是在山上,然后他说,他有腿,我可以看他,我要收拾房子,我不能跟着他。他还没回来,谁知道他会去哪里。

男人很痛苦,但没有办法。第二天,那人走进山里寻找它。这一次,秀秀英也在寻找它,但他仍然找不到东东的痕迹。通过这种方式,这对夫妇连续五天搜索。东东还活着,死了,男人觉得东东一定是个意外。

第六天,严秀英说她有点累了,想找个男人去找它。男人吃完之后,他正准备离开。这时,一个孩子进来了,当男人看到它时,原来是东东。他冲了上去,拥抱了东东,流下了兴奋的泪水。

大蛇游进来,大蛇抬起头冲向严秀英。这可吓唬严秀英,而这名男子也震惊了。他赶紧放开东东,拿起一把锄头挡住蛇。蛇停了下来,看着那个男人说,你抱着她干,就是她把你的儿子推下悬崖。这个恶毒的女人是该死的。那个男人看着严秀英再次看着东东。东东对那个男人说,她把我推倒了。她说她会带我去挖野菜,带我离开悬崖。我借机把我推倒了。如果这个蛇仙不是为了拯救我,我会死的。

那个男人很生气,第一次冲向他的眼睛,并问秀秀英是不是这样?看着这个男人的愤怒,看着蛇的寒冷,严秀英哭了,承认他不应该这样做,希望男人可以原谅她,并祈祷蛇可以饶她。

那个男人把锄头撞到地上,咆哮着,滚动,不要再进入这个房子,想带走你的儿子把它带走,不想和我一起离开,快点给我一个卷,我不想要像你这样的女人。

大蛇是东东母亲的生命,他在活着的时候和东东一起救了它。

严秀英离开河下村后,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后人说她在镇上见过她,似乎是个疯子。这是完全一样的:女人的诽谤毒害了继子女,但过去没有按照愿望,大蛇报告说他救了他的命,而那个男人激怒了那个有毒的女人。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