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珠峰峰顶小便?细数那些奇怪的首次登顶行为

在珠峰峰顶小便?细数那些奇怪的首次登顶行为

  

  在之前的新闻中,我听到有人用鼻子顶着甘蓝包菜牙攀登Snowdon山,我想这是个好时机去整理整理那些有(yu)趣(chun)的第一次攀登。话不多说,以下就是我罗列的一些不可思议的首次攀登。

  作者:Mark Horrell;编译:想象尼泊尔

  慈善苗芽的创始人斯图尔特(StuartKettell)筹集了近5万英镑用于癌症研究,当他成为第一个只用鼻子把甘蓝包顶到Snowdon山时。

  

  “它不会滚下来吗?”一位旁观者看到他在家乡考文垂附近的街道上练习时,疑惑地问道。

  也许会吧,但斯图尔特想尽方法保持向上,在4天的时间里完成了9.5英里的攀爬,共用掉22个不同的甘蓝包。他解释说,为了在Snowdon的岩石小径上保持它们的形状,不从岩缝上掉下来,合适的甘蓝包必须又大又硬。尽管如此,他最好的朋友Richard Crump还是要定期给他提供新鲜的包菜。

  斯图亚特在整个攀登过程中都戴着棒球运动员的鼻罩来保护他的鼻子。他之后通过创新的方法,用侧脸和鼻子的力量推动小甘蓝包向上,成功地提上了速度。尽管戴着手套和护膝,但在攀爬结束时,他的手上起了水泡,膝盖上的皮肤也磨破了,手腕也开始疼痛。

  最后一天他的攀登是在浓雾和时速40英里的大风中结束,但山顶上有很多人为他的到来欢呼。“这是精神上的挑战,也是身体上的挑战,”视频中的一位观众说。

  2006年, John Muir Trust基金会的一群志愿者正在进行一个项目,旨在减少Ben Nevis山顶上不断修建的石堆纪念碑数量。他们在一堆石头下发现了一架废弃的钢琴。但风琴是怎么到那里的呢?

  从废弃的垃圾堆里他们发现了饼干的包装袋,上面的生产日期是1986年,因此,他们猜测这架钢琴很可能是1986年被背上来的。这很可能是一群工人为了慈善捐款而背上来的,但《吉尼斯世界纪录》上面并没有证实他们的这种行为,因此他们便把钢琴丢弃于此。(虽然该山每天都有数十名登山徒步人员,但过去的20多年却没有人发现过,因此这也是一个谜。)

  但故事不仅于此。当背钢琴上山的故事传播开来,媒体正在寻找故事主人公时,一位名叫Kenny Campbell的前高地运动会运动员站出来声称,他在1971年独自背了一架100公斤的教堂钢琴登山。一名男子在薄雾弥漫的高地天气里背着一架钢琴的模糊照片迅速流传开来,这证明了他的故事。他说他本来是打算背一架钢琴,但在爬升了300米后滑倒了,并摔碎了钢琴。之后他换做了教堂风琴,据说,当他在山顶上举起风琴时,他为一群好奇的挪威游客献上了小夜曲,并演唱了《苏格兰勇士》(Scotland theBrave)。

  

  Campbell先生说他打算把这个风琴带回去,但是当他过了两个月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了两块木头了。

  Chris Darwin是伟大的自然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的远房表亲,他20多岁时创立了一个“户外就餐俱乐部”,主要目的是在不寻常的地方安排正式的黑色领带宴会,几年后他移民到澳大利亚,他想在他能想到的最高的山峰上进行晚宴,以此进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他设法得到了澳大利亚最著名的高海拔登山员之一Tim Macartney Snape和高山向导Milton Sams的光顾。1984年,Tim Macartney Snape首次通过Norton Couloir路线登顶珠峰。Sams当时负责准备把他们带上秘鲁海拔6768米的Huascaran山,他带了一群伙伴,又刊登广告招募一名男管家和四位女性共进晚餐。

  Huascaran被冰川覆盖,布满了冰裂缝,随时有着雪崩的危险,这座山并非那么容易登顶。他们为什么不选择阿空加瓜山呢,这座山更高,对登山技术要求也更小,这至今仍然令人费解。但不知怎么的,在一些秘鲁导游和一位名叫Derek Murphy的陆军登山训练教练的帮助下,1989年Sams成功地把七名队员带上了山顶,他们在大风雪的天气下举行了一场欢乐的宴会,尽管香槟都是冰冻的。这也成为了有纪录的海拔最高的宴会。

  但之后最高纪录的晚宴已经被一个英国团队刷新,他们当时试图攀爬西藏海拔7045米Lhakpa Ri山峰,但因大风不得不在海拔6805米的地方停留,并“大餐”一顿。所以我想这也意味着,如果你想尝试一下自己的纪录,阿空加瓜山仍然是一个选择。

  如果有最奇妙的纪录,那么肯定当属Norman Croucher了,他19岁的时候有一次喝醉了,在从酒吧回家的路上,倒在铁轨上睡着,因为被火车碾过而失去了双腿。

  虽然许多人认为缺腿是一种缺陷,但Norman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成为一名登山员。他爬过世界各地的大山脉,他相信没有腿反而有很多好处。比如说,在长途航班上,可以把义肢取下,整个人可以在座位上舒展开来。他还说,因为身体短小了,血液循环也快了,虽然他的义肢让他在较低的山上走得更慢,但他更快的血液流动使他在氧气供应不足的高海拔地区更显优势。有一次登山时,一块大石头击中了他的义肢,如果身体健全,很可能因此遭受重创,但他却逃过一劫。

  

  Norman Croucher在电视节目里

  没有双腿的一个鲜为人知的好处是可以把背包当睡袋用,Norman在西藏攀登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时就是利用了这一优势。他下午3点登顶后,发现自己将在穿过一个危险的区域,于是选择了过夜宿营。他拿出了背包里的东西,把义肢取下来,再把自己塞进背包里。第二天早晨,派来寻找他的夏尔巴无意中发现了他的背包,而此时Norman忽地坐起,把他们吓了一跳。

  现在72岁的Norman仍然保持着攀登,有时会进行公开演讲,但请不要再让他喝醉。

  如果没有珠穆朗玛峰,这篇文章就不完整了。珠穆朗玛峰吸引了各种创纪录的尝试,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其中1953年希拉里和丹增首登珠峰;1963年,Hornbein和Unsoeld首次横穿,1978年,Messner和Habeler首次无氧登顶,1980年Messner首次度等,是许许多多登山纪录中十分杰出的,当在登山历史中占据一席之地。而第一个登顶的双腿截肢人员,第一个癌症幸存者,第一个视障人士,第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青少年都是模糊的珠峰纪录。

  每年都有人宣布他们是第一个来自他们国家的人,第一位女性、最年长的、或是最年轻的等等。就个人而言,这些是伟大的成就,但一旦被过度宣传,它们就会变得相当令人厌倦,并导致一些人认为攀登珠峰十分容易。至于有人声称是第一个骑自行车到那的、第一个在顶峰打电话的、或是第一个从顶峰直播的…好吧,这些都是个人在危险生活中的伟大成就,就像是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胡子、一拳砸烂大西瓜、穿高跟鞋最快100米冲刺的女性这些纪录一样。相传,尼泊尔政府甚至威胁要在大本营设立一个观察哨,以限制各种怪异的纪录。祝你好运,但我认为这些成功的机会就像一个人在山顶弹奏班卓琴而不被冻伤一样大。

  

  埃德蒙·希拉里

  许多人想在着装上面在珠峰峰顶作出世界纪录。2007年,荷兰人Wim Hof试图成为第一个穿着短裤攀登珠峰的人,但由于天气太冷,他放弃了。还有一个故事(也有可能是杜撰的)是关于一位澳大利亚女士,她想成为第一个在顶峰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人,她成功地到达了顶峰,却发现没有可以与之配合的人。

  2006年,Lakpa Tharke Sherpa发现自己在他的群体中遇到了麻烦,因为他声称在珠峰顶峰裸露身体。“听到夏尔巴跨过这警戒红色,实在是令人震惊,因为珠峰对我们夏尔巴来说是一座神圣的山峰。”“他所做的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种极度的羞耻!”尼泊尔登山协会主席Ang TsheringSherpa说。不幸的是,对于Lakpa来说,似乎没有任何照片可以证明他的成就。

  但是第一个在顶峰露出丁丁是一个有明确纪录的人。关于攀登珠峰,我被问到的最奇怪的事情之一就是是否需要在小便时脱下手套。幸运的是,我不需要这样做,因为你肯定不想冻伤身体的任一部位。在我18个小时的冲顶过程中,我只喝了一升水,当我回到营地时,我的喉咙太干了,几乎要干呕了。1953年,当埃德蒙?希拉里与丹增?诺尔盖首次登上珠峰时,他并没有遇到这样的困难,他在自传《View from the Summit》中生动地描述了这一事件:

  “探险医生Griffith Pugh曾警告我们,脱水是登山者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为了弥补这一点,我和丹增在前一天晚上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痛饮了大量的热柠檬饮料,结果,我们带着满满的膀胱登上了山顶。登顶后我向世界上最高的山峰表达了我们的敬意,但之后别无选择,只能在上面小便。”

   09:16

  来源:想象尼泊尔

在珠峰峰顶小便?细数那些奇怪的首次登顶行为

  

  在之前的新闻中,我听到有人用鼻子顶着甘蓝包菜牙攀登Snowdon山,我想这是个好时机去整理整理那些有(yu)趣(chun)的第一次攀登。话不多说,以下就是我罗列的一些不可思议的首次攀登。

  作者:Mark Horrell;编译:想象尼泊尔

  慈善苗芽的创始人斯图尔特(StuartKettell)筹集了近5万英镑用于癌症研究,当他成为第一个只用鼻子把甘蓝包顶到Snowdon山时。

  

  “它不会滚下来吗?”一位旁观者看到他在家乡考文垂附近的街道上练习时,疑惑地问道。

  也许会吧,但斯图尔特想尽方法保持向上,在4天的时间里完成了9.5英里的攀爬,共用掉22个不同的甘蓝包。他解释说,为了在Snowdon的岩石小径上保持它们的形状,不从岩缝上掉下来,合适的甘蓝包必须又大又硬。尽管如此,他最好的朋友Richard Crump还是要定期给他提供新鲜的包菜。

  斯图亚特在整个攀登过程中都戴着棒球运动员的鼻罩来保护他的鼻子。他之后通过创新的方法,用侧脸和鼻子的力量推动小甘蓝包向上,成功地提上了速度。尽管戴着手套和护膝,但在攀爬结束时,他的手上起了水泡,膝盖上的皮肤也磨破了,手腕也开始疼痛。

  最后一天他的攀登是在浓雾和时速40英里的大风中结束,但山顶上有很多人为他的到来欢呼。“这是精神上的挑战,也是身体上的挑战,”视频中的一位观众说。

  2006年, John Muir Trust基金会的一群志愿者正在进行一个项目,旨在减少Ben Nevis山顶上不断修建的石堆纪念碑数量。他们在一堆石头下发现了一架废弃的钢琴。但风琴是怎么到那里的呢?

  从废弃的垃圾堆里他们发现了饼干的包装袋,上面的生产日期是1986年,因此,他们猜测这架钢琴很可能是1986年被背上来的。这很可能是一群工人为了慈善捐款而背上来的,但《吉尼斯世界纪录》上面并没有证实他们的这种行为,因此他们便把钢琴丢弃于此。(虽然该山每天都有数十名登山徒步人员,但过去的20多年却没有人发现过,因此这也是一个谜。)

  但故事不仅于此。当背钢琴上山的故事传播开来,媒体正在寻找故事主人公时,一位名叫Kenny Campbell的前高地运动会运动员站出来声称,他在1971年独自背了一架100公斤的教堂钢琴登山。一名男子在薄雾弥漫的高地天气里背着一架钢琴的模糊照片迅速流传开来,这证明了他的故事。他说他本来是打算背一架钢琴,但在爬升了300米后滑倒了,并摔碎了钢琴。之后他换做了教堂风琴,据说,当他在山顶上举起风琴时,他为一群好奇的挪威游客献上了小夜曲,并演唱了《苏格兰勇士》(Scotland theBrave)。

  

  Campbell先生说他打算把这个风琴带回去,但是当他过了两个月回去的时候,只剩下了两块木头了。

  Chris Darwin是伟大的自然学家查尔斯·达尔文的远房表亲,他20多岁时创立了一个“户外就餐俱乐部”,主要目的是在不寻常的地方安排正式的黑色领带宴会,几年后他移民到澳大利亚,他想在他能想到的最高的山峰上进行晚宴,以此进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他设法得到了澳大利亚最著名的高海拔登山员之一Tim Macartney Snape和高山向导Milton Sams的光顾。1984年,Tim Macartney Snape首次通过Norton Couloir路线登顶珠峰。Sams当时负责准备把他们带上秘鲁海拔6768米的Huascaran山,他带了一群伙伴,又刊登广告招募一名男管家和四位女性共进晚餐。

  Huascaran被冰川覆盖,布满了冰裂缝,随时有着雪崩的危险,这座山并非那么容易登顶。他们为什么不选择阿空加瓜山呢,这座山更高,对登山技术要求也更小,这至今仍然令人费解。但不知怎么的,在一些秘鲁导游和一位名叫Derek Murphy的陆军登山训练教练的帮助下,1989年Sams成功地把七名队员带上了山顶,他们在大风雪的天气下举行了一场欢乐的宴会,尽管香槟都是冰冻的。这也成为了有纪录的海拔最高的宴会。

  但之后最高纪录的晚宴已经被一个英国团队刷新,他们当时试图攀爬西藏海拔7045米Lhakpa Ri山峰,但因大风不得不在海拔6805米的地方停留,并“大餐”一顿。所以我想这也意味着,如果你想尝试一下自己的纪录,阿空加瓜山仍然是一个选择。

  如果有最奇妙的纪录,那么肯定当属Norman Croucher了,他19岁的时候有一次喝醉了,在从酒吧回家的路上,倒在铁轨上睡着,因为被火车碾过而失去了双腿。

  虽然许多人认为缺腿是一种缺陷,但Norman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成为一名登山员。他爬过世界各地的大山脉,他相信没有腿反而有很多好处。比如说,在长途航班上,可以把义肢取下,整个人可以在座位上舒展开来。他还说,因为身体短小了,血液循环也快了,虽然他的义肢让他在较低的山上走得更慢,但他更快的血液流动使他在氧气供应不足的高海拔地区更显优势。有一次登山时,一块大石头击中了他的义肢,如果身体健全,很可能因此遭受重创,但他却逃过一劫。

  

  Norman Croucher在电视节目里

  没有双腿的一个鲜为人知的好处是可以把背包当睡袋用,Norman在西藏攀登海拔8201米的卓奥友峰时就是利用了这一优势。他下午3点登顶后,发现自己将在穿过一个危险的区域,于是选择了过夜宿营。他拿出了背包里的东西,把义肢取下来,再把自己塞进背包里。第二天早晨,派来寻找他的夏尔巴无意中发现了他的背包,而此时Norman忽地坐起,把他们吓了一跳。

  现在72岁的Norman仍然保持着攀登,有时会进行公开演讲,但请不要再让他喝醉。

  如果没有珠穆朗玛峰,这篇文章就不完整了。珠穆朗玛峰吸引了各种创纪录的尝试,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其中1953年希拉里和丹增首登珠峰;1963年,Hornbein和Unsoeld首次横穿,1978年,Messner和Habeler首次无氧登顶,1980年Messner首次度等,是许许多多登山纪录中十分杰出的,当在登山历史中占据一席之地。而第一个登顶的双腿截肢人员,第一个癌症幸存者,第一个视障人士,第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青少年都是模糊的珠峰纪录。

  每年都有人宣布他们是第一个来自他们国家的人,第一位女性、最年长的、或是最年轻的等等。就个人而言,这些是伟大的成就,但一旦被过度宣传,它们就会变得相当令人厌倦,并导致一些人认为攀登珠峰十分容易。至于有人声称是第一个骑自行车到那的、第一个在顶峰打电话的、或是第一个从顶峰直播的…好吧,这些都是个人在危险生活中的伟大成就,就像是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胡子、一拳砸烂大西瓜、穿高跟鞋最快100米冲刺的女性这些纪录一样。相传,尼泊尔政府甚至威胁要在大本营设立一个观察哨,以限制各种怪异的纪录。祝你好运,但我认为这些成功的机会就像一个人在山顶弹奏班卓琴而不被冻伤一样大。

  

  埃德蒙·希拉里

  许多人想在着装上面在珠峰峰顶作出世界纪录。2007年,荷兰人Wim Hof试图成为第一个穿着短裤攀登珠峰的人,但由于天气太冷,他放弃了。还有一个故事(也有可能是杜撰的)是关于一位澳大利亚女士,她想成为第一个在顶峰做不可描述的事情的人,她成功地到达了顶峰,却发现没有可以与之配合的人。

  2006年,Lakpa Tharke Sherpa发现自己在他的群体中遇到了麻烦,因为他声称在珠峰顶峰裸露身体。“听到夏尔巴跨过这警戒红色,实在是令人震惊,因为珠峰对我们夏尔巴来说是一座神圣的山峰。”“他所做的对整个国家来说都是一种极度的羞耻!”尼泊尔登山协会主席Ang TsheringSherpa说。不幸的是,对于Lakpa来说,似乎没有任何照片可以证明他的成就。

  但是第一个在顶峰露出丁丁是一个有明确纪录的人。关于攀登珠峰,我被问到的最奇怪的事情之一就是是否需要在小便时脱下手套。幸运的是,我不需要这样做,因为你肯定不想冻伤身体的任一部位。在我18个小时的冲顶过程中,我只喝了一升水,当我回到营地时,我的喉咙太干了,几乎要干呕了。1953年,当埃德蒙?希拉里与丹增?诺尔盖首次登上珠峰时,他并没有遇到这样的困难,他在自传《View from the Summit》中生动地描述了这一事件:

  “探险医生Griffith Pugh曾警告我们,脱水是登山者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为了弥补这一点,我和丹增在前一天晚上花了很长一段时间痛饮了大量的热柠檬饮料,结果,我们带着满满的膀胱登上了山顶。登顶后我向世界上最高的山峰表达了我们的敬意,但之后别无选择,只能在上面小便。”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珠峰

  珠峰峰顶

  Norman

  夏尔巴

  纪录

  阅读 ()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