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是如何一步步养肥“掘墓人”湘军的?

1852年6月,太平军最终从广西闯入湖南,横扫湖南。咸丰对八旗和绿营的两支正规部队失去了信心。因此,曾国藩翔军在同一背景下也是如此。训练成军,最终成为太平天国的“挖掘者”。 1864年7月,经过近11年的战斗,湘军终于攻占了天津并消灭了太平天国。曾几何时,太平军立于不败之地,横扫清朝皇军,士兵们去了哪里,没有人能阻止。当太平军队如火如荼的时候,曾国藩向军仍然是一头刚出生的小牛,而且还不是气候,太平军不仅可以消灭它,而且还逐渐肥胖了“挖掘者”,实在是太遗憾了。那么,太平天国如何逐步加肥这个“挖掘者”呢?让我们来看看。

湘潭之战湘军有潜力上升

1854年1月,胡一黄带领军队在北方征募漳州,袭击了该市。湘军的敌人江中原自杀,渝北基本上被列入太平天国的影响范围。然后,杨秀清试图横扫湖北和湖南,同时他动员重兵攻打武昌和长沙。西部远征军连杰更加成功。驻扎在这两个湖泊的八旗和绿营是不屈不挠的。 3月,曾国藩接受了咸丰神圣的法令,领导了新开发的湘江水陆两个师。有一百多艘战舰,他们从衡阳到长沙,与太平军会面。在长沙以北的井冈,曾国藩冲进军队,被石祥轩和曾天阳杀死。他被迫投入水中并被他的手下救了出来。他幸免于难。遗憾的是,在与大全有关的湘潭战役中,西征远征军司令员林正军在湘军的实力上被低估了。不管他自己的水上阵营的弱点,他盲目地与Tazibu和彭玉林打架,导致2万人。主力全部被歼灭,他只带着四个骑兵逃回岳州。湘潭战役胜利,湘军充满信心,咸丰喜出望外,所以他强烈支持曾国藩,使湘军成为可能。李秀成在自我报告中将“湘潭的灾难性失败”视为“十大错误”之一,并非不合理。

0×251d

武昌与田家镇之战培养湘军信心

太平军在湘潭战败,湘军成为咸丰眼中的“救世主”,被视为拯救社会的支柱。太平天国表现平平。似乎不承认湘军的力量。它还没有被视为主要对手。结果,武昌、田家两次战争又一次失败,损失惨重。湘潭惨败后,“江南大英”清军攻打天津,长江海军控制河面,阻断城市货物供应。为此,杨秀清命令史湘祥和魏军从西线返回天津,湖北和湖南太平军转为防御。同时,杨秀清从西征中挑选了7000多名北方远征军成员,让曾立昌带队,从北方救出了林凤翔和李开方。西方远征军转为防御,湘军乘机反击,攻打越州,曾天阳则因性情而寻求塔奇布独树一帜。随后,湘军立即攻打武昌,两名文职人员史凤魁和黄再兴未能保卫武昌,直接放弃武昌。在赢得武昌之后,曾国藩沿着长江分出三条路,直奔田家镇和半壁山,与秦日刚对峙。这时,杨秀清还没有意识到湘军的实力。目前,魏军、魏义德、史振伦等都不会得到帮助。这成为田家镇战败的重要原因之一。田家镇战役胜利,湘军信心空前高涨。曾国藩甚至威胁要在新年前赢得天津,要俘获洪秀全和杨秀清,而自大则很傲慢。

0×251e

第一次歼灭“江南天营”的战斗是在1772年湘军死里逃生。

1855年1月,湖口省省长石大开率领太平军反抗湘军,取得了巨大成功。曾国藩两次投水自杀。 1856年3月,施大开率领军队击败了由玉凤镇周凤山率领的湘军主力军。周凤山在千里之内,湘军被打死了。曾国藩被困在孤独的南昌市,几乎被抓获。这时,胡临沂,罗泽南,刘长友等湖南军队分别在武昌和萍乡,他们无法挽救曾国藩。只要王永重新努力,曾文珍就无法逃脱。后来,曾国藩在家里的书中说:“你不能等到一天结束,你就睡不好觉。”然而,幸运的神再次访问曾文正,太平军突然向东,江西太平军的攻势减弱,南昌安然无恙。事实证明,此时,荣荣率领的“江南大营”清军袭击了天津,并派出一艘“红色单船”切断了该市的粮食道路。但是,秦秀刚并没有打得好。杨秀清不得不把石头打开师参加战争并摧毁“江南营”。因此,曾国藩能够逃脱灾难,湘军幸免于难。

天津事件湘军能够恢复力量

杨秀清指挥三方军队摧毁“江南营”,解除了持续三年的天津环境。太平天国达到顶峰,军队的士气就像彩虹。这时,史大开再次带领军队向西进军,而武林内外的胡林一和李旭斌军队外围的武昌郊区,湖北祥君处于被动局面;湖南军队刘长友继续留在萍乡,无法越过太平军防线;魏昌辉在江西受到监督,与湘军发生了消费战;曾国藩没有多少相军,粮钱和粮食受到当地监管,部队士气低落。此时,如果太平军能够不惜一切代价充分攻击武昌乡军,那么相对强大的胡林一和李旭斌肯定会垮掉曾国藩。太平天国热衷于战斗,再次逃离湘军,实在可惜。 1856年9月,东天堂,北厅,翼堂和燕甸的力量在“天津事件”中丧生,内斗中有2万多人发生内乱。次年5月,史大开的十万分之一与天津分离,使太平天国窒息。李秀成说:“带走军事和军事武术,成为一名士兵。”结果,应该被消灭的湘军不仅逃脱了,而且还有足够的时间恢复。

屯门周边地区错过了最后一次消灭湘军的机会,最终结果是

1860年,曾国藩幸运而危险。幸运的是,由于李秀成率领军队第二次摧毁“江南营”,然后利用东征战的胜利,禁止南方满族和清朝的八旗和绿营。咸丰别无选择,只能授予曾国藩作为两江省省长和控制东南四省军事的真正权力,湖南军队成为消灭太平军的绝对主力军。危险的情况是,曾国藩决心走自己的路,拒绝听李鸿章的建议。他不得不驻扎在安徽省南部的祁门,并几乎被李秀活捉。进入军队时,李鸿章说:“如果祁门的地形位于水壶的底部,即所谓烈士的绝地,最好尽快搬军,人民会有更多的进步并撤退。“他希望迅速退出,但曾国藩没有听,并认为湖南军队是勇敢的。 12月,李秀成率领主要的西征战,并以三种方式袭击了祁门。这个先锋队越过了距离祁门只有10英里的杨昌岭。情况至关重要。这时,李鸿章,王凯云等工作人员暗中离开祁门,借口在家里做点什么,抛弃了曾文正的寂寞家庭。祁门湖南军队只有6000人,而不是李秀成的对手。遗憾的是,李秀成的情报工作还不够。他不知道曾国藩此时在祁门。否则,他将全力以赴打击祁门,而曾国藩将会死。只要曾国藩去世,湖南军的许多派系都难以扭成一根绳子,太平军可以突破每一派,成为最终的胜利者。李秀成从未想过会错过这个机会,并且事后会受到无尽的影响。

总而言之,从1854年的湘潭之战到1860年的祁门围攻,太平军有五次机会消灭或伤害湖南军队,使其不再对太平天国构成威胁。不幸的是,太平军未能抓住它一次又一步一步地肥胖了“掘墓人”。 1864年7月,在曾国权的领导下,九帅“箕子营”入侵天津,摧毁了太平天国。你觉得这怎么样?

http://www.sugys.com/bdsb0kD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