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翔”“儒意”高度关联,资本市场低调高手

关于新剧的观察2019-09-02 12: 01: 50

作者/卡

近年来,随着影视制作成本的上升和资本的进入,联合投资和参与已成为最主流的形式。许多上市公司在大文化产业转型或实施多主营业务管理策略中,大多以参与戏剧的形式出现。

吉祥股份(.SH)是一家传统的钼业公司,于2017年开始进入影视行业,并与茹一新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在电视剧方面,它投入了诸如《老中医》《老酒馆》《大明风华》《大宋宫词》《归去来》《动物世界》《缝纫机乐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剧集。

在电影方面,《娘道》《神探柯晨》《美好生活》《六朝纪事》《大明风华》可以看到儒家和吉祥,甚至两家影视公司的名字,“吉祥”和“儒家”的声音兄弟。

吉祥股份开始从事影视事业,并与孔一新密切合作

吉祥股份于2017年成为传统的钼业公司。2017年,吉祥股份已涉足影视行业,并实施双产业模式。吉祥公司主要从事影视业务,包括:电视剧主要经营者全资子公司Holgos Jixiang Opera Workshop,以及控股子公司Holgos;电影业务运营商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吉祥歌剧工作室和北京吉祥歌剧工作室的控股子公司天佑。

2017年,吉祥的影视相关收入为3.88亿元。 2018年,收入飙升至12.99亿元,同比增长235%,收入比例从18%上升至35%。在新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吉祥股份实现了5.21亿部影视收入,占比超过30%。

根据吉祥股份的公告和新闻资料,可以看出吉祥股份在开展影视业务后参与的电视剧和电影作品几乎与孔子新信有关。下表显示了已播出或即将播出的吉祥股份的统计数据,以及为与儒家联系做准备的工作。

但是,这种情况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吉祥股份开始与儒家和益新合作,并逐步扩大与其他影视公司合作,如《原来你还在这里》和《守护者(花园饭店)》,与完美的电影公司合作。《七九河开》是与鹿港文化下的天翼影视合作。这种转变也可能与持股有关。

驻守上市公司吉祥股份的高管本来打算投资孔子鑫鑫

吉祥股份与儒学和信义的关系应从2017年1月开始。

2017年1月,吉祥股份召开股东大会,考虑选举席孝堂为吉祥上市公司董事。在此之前,习孝堂是儒学的总经理。

也正是由于西小唐吉祥董事的身份,在吉祥2017年年报中,孔子新新及其子公司上海孔子影视已成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方。

2017年,吉祥与孔新鑫之间的业务量达到8.8亿元。如果您考虑下表中未包含的《神探柯晨(天津1928)》(《缝纫机乐队》)和电视剧《六朝纪事(大明皇妃 孙若微传)》,吉祥股份与孔子新新和上海孔子影视2017年的交易总额可以达到9.7亿元。

2018年,由于习孝堂在儒学和新欣任命的时间不再在过去12个月内,孔子新信不再被认定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方,而是在最终财务报表中披露的应收账款。从4400多万元人民币到1.4亿元人民币的开始,余额大幅增加。 2018年,吉祥与孔子新信的合作正朝着更加紧密的方向发展。

这也可以通过2017年关联交易的细节和吉祥所披露的收入确认来验证。 2017年,吉祥与孔新新共进行了15次关联交易。其中只有5个在2017年确认,其余10部电影和电视剧尚未确认收入,涉及《老中医》,《阿修罗》,《天气预爆》,《动物世界》,《原来你还在这里》,《大宋宫词》,[0x9A8B ],《大明风华》,《地久天长(陆犯焉识)》,《你好!生活》等,其中大部分已于2018年发布或播出。因此,无论从影视剧的合作数量和数量,2018年,吉祥股份更受儒家和新信的束缚。

在这次深度合作中,吉祥股份于2018年9月终于宣布将投资孔子。当时,孔子和新新的股权结构如下。

吉祥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方式是通过向宁波后阳智鸿股权投资合伙(有限合伙)增资5000万元,实现对儒学和新新的间接投资。然而,在2019年4月,吉祥宣布该交易终止。给出的理由是“电影业自2018年10月以来经历了新的变化,为了控制上市公司的外商投资风险,为了保护上市公司的利益,公司决定终止参与发行的问题。该基金的份额。

早在2019年1月,由于董事会的再次当选,来自儒学和新鑫的习孝堂也以吉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的身份退休。

人事变动和缺乏股权使吉祥与孔子新信之间的关系开始有些混乱。

资本市场大师孔子鑫鑫携手北京文图

谈到孔子新新,这家公司不得不提到其创始人的背景。儒学和新新由柯利明和柯久明两兄弟共同建立。 Collimin出生于1982年,是一名回归金融精英。 2009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他离开金融界,回到中国进入电影业。可以说它是金融投资+电影制作的复合影视制作人。

Colyme的金融背景使儒学成为资本市场。他与三家上市公司密切相关。吉祥股份持股后,于2019年4月与北京文通合作成立基金。

第一家上市公司:中基控股(现为“* ST Fukong”)(.SH)(2014-2015)

2014年9月,中国科技控股(现为“* ST Fukong”)宣布计划筹集私募A股资金。筹集的资金主要用于获取点对点互动和儒家现金。在此次交易中,新兴儒学价值15亿元。截至2014年7月31日,孔子新新的账面资产总额仅为2.7亿元,前七个月的净利润仅为1700万元。 15亿的估值可以说是一个很高的价格。为了使这15亿的估值合理,科赫兄弟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了不低于7500万元,1.3亿元和1.85亿元的净利润表现。然而,经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多次查询后,该交易最终被打破。 2015年10月,中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终止收购。

第二家上市公司:天神娱乐(.SZ)(2015-2016)

收购中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失败后,一个月后,即2015年11月,科赫兄弟与天神娱乐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天神娱乐的并购基金 - 宁波天申娱乐文创投资合伙(有限合伙),共计13.26亿元,收购了孔子鑫鑫49%的版权,以及K.K.在这次股权转让交易中,新信儒学的价值达到了27亿元。

2016年9月,天神娱乐在收购孔子鑫鑫49%股权时,以16.17亿元人民币将其股权转让给公司,并成功实现了2.9亿元的利润。在侯杨利的案例中,香港拥有28.59%的股份,相应的交易价格为4.62亿元。扣除公司的出资后,Kushi兄弟仍然在购买和销售Tianshen Entertainment的过程中兑现。

2016年底,当天宇娱乐转让其在孔子新新的股份时,新信儒学的价值达到了33亿。

第三家上市公司:吉祥(.SH)(2017年4月至2019年)

与天申娱乐分手仅仅四个月后,吉祥公司前总经理席啸堂就到吉祥股份任职。然后在2018年8月,吉祥股份有意投资孔子鑫鑫,这是前柯。这对兄弟从天神娱乐公司购回了孔子新新49%的股份。该交易最终于2019年4月结束。

第四名:北温头(2019年4月至今)

2019年4月,吉祥股份有限公司宣布终止对儒学和鑫鑫的投资,儒家与鑫鑫与北京文投(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成立北京文科文化科技产业投资中心。 (有限合伙制)。

合伙企业的出资如下。事实上,这是由儒信新新和北温头共同建立的6亿美元投资基金。虽然不可能找到具体的基金信息,但也应该主要投资于电影和电视制作。

结论

自2017年以来,孔子,新新,吉祥两年进行了深入的合作和数十个项目,但随着吉祥股份,孔子和信义的到来,以及前儒学新鑫总经理席孝堂下台至吉祥未来的合作两位董事之间似乎更不确定。

从吉祥公司的公告信息来看,公司已经对合作伙伴进行了一定的扩张,并与完美世界电影公司和鹿港文化天一电影公司合作。儒学和新新还与北京文图一起设立了3亿资金。

不过,目前仍有不少吉祥股份与孔子新的合作剧目尚未播出或上映,如[0x9a8b]、[0x9a8b]、[0x9a8b]、[0x9a8b]等,或许是电影产业和监管政策的规范化。支持、吉祥股份或重返孔子心系也不得而知。

作者/卡片

近年来,随着影视制作成本的不断上升和资本的进入,联合投资和参股已成为最主流的形式。许多上市公司也在转型大型文化产业或实施多主营业务战略。以演员的形式参与。

吉祥股份(.SH)是一家传统的钼业公司,2017年进入电影产业,并与孔新欣形成了密切的合作关系。电视剧投资了[0x9a8b][0x9a8b][0x9a8b][0x9a8b][0x9a8b]等剧目。

?电影方面[0x9a8b][0x9a8b][0x9a8b]你可以看到儒学和吉祥的身影,甚至连“吉祥”和“儒学”这两个电影公司的名字听起来都相当兄弟。

?吉祥股份开放影视业务,与儒、信紧密合作

2017年之前,吉祥一直是一家传统的钼公司。2017年开始进入影视产业,实行双主营模式。吉祥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影视业务的公司包括:电视剧业务的全资子公司、霍尔果斯吉祥歌剧院及其控股子公司霍尔果斯、电影业务的全资子公司。吉祥歌剧院及其控股子公司北京吉祥天佑。

2017年,吉祥的影视相关收入为3.88亿元。 2018年,收入飙升至12.99亿元,同比增长235%,收入比例从18%上升至35%。在新披露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中,吉祥股份实现了5.21亿部影视收入,占比超过30%。

根据吉祥股份的公告和新闻资料,可以看出吉祥股份在开展影视业务后参与的电视剧和电影作品几乎与孔子新信有关。下表显示了已播出或即将播出的吉祥股份的统计数据,以及为与儒家联系做准备的工作。

但是,这种情况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吉祥股份开始与儒家和益新合作,并逐步扩大与其他影视公司合作,如《老中医》和《老酒馆》,与完美的电影公司合作。《大明风华》是与鹿港文化下的天翼影视合作。这种转变也可能与持股有关。

驻守上市公司吉祥股份的高管本来打算投资孔子鑫鑫

吉祥股份与儒学和信义的关系应从2017年1月开始。

2017年1月,吉祥股份召开股东大会,考虑选举席孝堂为吉祥上市公司董事。在此之前,习孝堂是儒学的总经理。

也正是由于西小唐吉祥董事的身份,在吉祥2017年年报中,孔子新新及其子公司上海孔子影视已成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方。

2017年,吉祥与孔新鑫之间的业务量达到8.8亿元。如果您考虑下表中未包含的《大宋宫词》(《归去来》)和电视剧《动物世界》,吉祥股份与孔子新新和上海孔子影视2017年的交易总额可以达到9.7亿元。

2018年,由于习孝堂在儒学和新欣任命的时间不再在过去12个月内,孔子新信不再被认定为上市公司的关联方,而是在最终财务报表中披露的应收账款。从4400多万元人民币到1.4亿元人民币的开始,余额大幅增加。 2018年,吉祥与孔子新信的合作正朝着更加紧密的方向发展。

这也可以通过2017年关联交易的细节和吉祥所披露的收入确认来验证。 2017年,吉祥与孔新新共进行了15次关联交易。其中只有5个在2017年确认,其余10部电影和电视剧尚未确认收入,涉及《缝纫机乐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娘道》,《神探柯晨》,《美好生活》,《六朝纪事》,[0x9A8B ],《大明风华》,《原来你还在这里》,《守护者(花园饭店)》等,其中大部分已于2018年发布或播出。因此,无论从影视剧的合作数量和数量,2018年,吉祥股份更受儒家和新信的束缚。

在这次深度合作中,吉祥股份于2018年9月终于宣布将投资孔子。当时,孔子和新新的股权结构如下。

吉祥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方式是通过向宁波后阳智鸿股权投资合伙(有限合伙)增资5000万元,实现对儒学和新新的间接投资。然而,在2019年4月,吉祥宣布该交易终止。给出的理由是“电影业自2018年10月以来经历了新的变化,为了控制上市公司的外商投资风险,为了保护上市公司的利益,公司决定终止参与发行的问题。该基金的份额。

早在2019年1月,由于董事会的再次当选,来自儒学和新鑫的习孝堂也以吉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的身份退休。

人事变动和缺乏股权使吉祥与孔子新信之间的关系开始有些混乱。

资本市场大师孔子鑫鑫携手北京文图

谈到孔子新新,这家公司不得不提到其创始人的背景。儒学和新新由柯利明和柯久明两兄弟共同建立。 Collimin出生于1982年,是一名回归金融精英。 2009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他离开金融界,回到中国进入电影业。可以说它是金融投资+电影制作的复合影视制作人。

Colyme的金融背景使儒学成为资本市场。他与三家上市公司密切相关。吉祥股份持股后,于2019年4月与北京文通合作成立基金。

第一家上市公司:中基控股(现为“* ST Fukong”)(.SH)(2014-2015)

2014年9月,中国科技控股(现为“* ST Fukong”)宣布计划筹集私募A股资金。筹集的资金主要用于获取点对点互动和儒家现金。在此次交易中,新兴儒学价值15亿元。截至2014年7月31日,孔子新新的账面资产总额仅为2.7亿元,前七个月的净利润仅为1700万元。 15亿的估值可以说是一个很高的价格。为了使这15亿的估值合理,科赫兄弟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实现了不低于7500万元,1.3亿元和1.85亿元的净利润表现。然而,经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多次查询后,该交易最终被打破。 2015年10月,中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终止收购。

第二家上市公司:天神娱乐(.SZ)(2015-2016)

收购中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失败后,一个月后,即2015年11月,科赫兄弟与天神娱乐达成股权转让协议。天神娱乐的并购基金 - 宁波天申娱乐文创投资合伙(有限合伙),共计13.26亿元,收购了孔子鑫鑫49%的版权,以及K.K.在这次股权转让交易中,新信儒学的价值达到了27亿元。

2016年9月,天神娱乐在收购孔子鑫鑫49%股权时,以16.17亿元人民币将其股权转让给公司,并成功实现了2.9亿元的利润。在侯杨利的案例中,香港拥有28.59%的股份,相应的交易价格为4.62亿元。扣除公司的出资后,Kushi兄弟仍然在购买和销售Tianshen Entertainment的过程中兑现。

2016年底,当天宇娱乐转让其在孔子新新的股份时,新信儒学的价值达到了33亿。

第三家上市公司:吉祥(.SH)(2017年4月至2019年)

与天申娱乐分手仅仅四个月后,吉祥公司前总经理席啸堂就到吉祥股份任职。然后在2018年8月,吉祥股份有意投资孔子鑫鑫,这是前柯。这对兄弟从天神娱乐公司购回了孔子新新49%的股份。该交易最终于2019年4月结束。

第四名:北温头(2019年4月至今)

2019年4月,吉祥股份有限公司宣布终止对儒学和鑫鑫的投资,儒家与鑫鑫与北京文投(北京文化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成立北京文科文化科技产业投资中心。 (有限合伙制)。

合伙企业的出资如下。事实上,这是由儒信新新和北温头共同建立的6亿美元投资基金。虽然不可能找到具体的基金信息,但也应该主要投资于电影和电视制作。

结论

自2017年以来,孔子,新新,吉祥两年进行了深入的合作和数十个项目,但随着吉祥股份,孔子和信义的到来,以及前儒学新鑫总经理席孝堂下台至吉祥未来的合作两位董事之间似乎更不确定。

从吉祥公司的公告信息来看,公司已经对合作伙伴进行了一定的扩张,并与完美世界电影公司和鹿港文化天一电影公司合作。儒学和新新还与北京文图一起设立了3亿资金。

不过,吉祥股份和如意鑫仍有许多尚未播出或发行的合作剧目,如《七九河开》、《神探柯晨(天津1928)》、《缝纫机乐队》、《六朝纪事(大明皇妃 孙若微传)》、《老中医》、《阿修罗》。或许随着影视产业的规范化和调控政策的支持,吉祥股份或再投资如意鑫不得而知。

水晶双环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