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博士生讲师团:我们以接续奋斗告白祖国

图片描述:复旦大学学生李强(左),董淑婷(中),田博一(右)。答辩人的地图

青年

红色基因的遗传

根据《青年报》:董淑婷,作为一名90后的学生,主修马克思主义学院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她也是复旦大学青年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会长。因为我喜欢我的专业并希望将它与宣传相结合,所以我加入了博士学位。复旦大学讲师团今年3月。

董淑婷的讲座课程是《中国共产党主心骨地位的历史形成》。为了准备这门课程,她阅读了近百万字的文献参考资料,修订了十多篇讲座和PPT的手稿。当她在第一次试讲时自信地上台时,她在前任的一点点失望的眼中,对于缺乏温度感到不满意。

温度是多少?如何用温度传播理论?如何在理论传播过程中传播温度?很长一段时间,它成了一个困扰她的灵魂折磨。

在思考和困惑的同时,董淑婷接到了去陈望道旧家解释的任务。去年,在马克思诞生200周年和《共产党宣言》诞生170周年之际,复旦大学将陈望道先生居住的三层楼改建为《共产党宣言》展厅。

Donday,董淑婷在解释时遇到了一位老校友。后者抚摸着老房子的楼梯栏杆,对她说:“小孩,你知道这个扶手是一个旧的物体,在旧的房屋装修中没有被拆除和更换吗?这是一个被用过的东西老了20多年了。温度。“

思想的温度!这一刻让董淑婷感到尴尬!她抓住了拯救生命的稻草,重新参观了已经向成千上万人解释过数十次的展馆。那时,她更加意识到“观点”背后的深层含义。

望道望道,原名并非如此,而是通过改换名字昭示自己为国家救亡图存寻找道路的伟大志向。他第一个完成了《共产党宣言》全文中译本的翻译,把《宣言》系统地带给了中国人,为当时在黑暗中摸索蜗行的中国人带来一抹光亮。

于是,董树婷在自己的讲解词中写下:“28岁的马克思,29岁的陈望道,30岁的恩格斯,共同为中国注入了思想的温度。”

再后来,为了挖掘更多有温度的素材,董树婷又更深入地了解望老,以及望老一生是如何坚持将对国家的爱、对党的爱与办学治校、教育报国相结合,竭尽全力为党和国家培养优秀人才的。

“不仅望老如此,在当年,与我们年龄相仿的青年亦如是。”通过校史,董树婷发现,一大批追求真理、坚守理想的先贤故事浮出水面,这越发让她感受到思想的温度,一种根植在每个人血液里的红色基因。

青春

感知祖国发展

这种红色基因给予董树婷这样的博讲人更多实践和行走的动力。越来越多的复旦博讲人开始行走在中国的大地,真切感知祖国发展。

复旦大学博士生讲师团的田博毅是哲学学院2017级博士生。为什么要加入博讲团?田博毅说,身为哲学专业的党员,自己一直很想将所学用于服务老百姓。“当时正值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博士生讲师团正在成立党的十九大精神主题宣讲团,我毫不犹豫地就报了名。”

田博毅主讲的课程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内在逻辑和丰富内涵》。近两年间,他进过学校、社区、部队、企业和田间地头,讲课视频在B站上也有很高的人气。

其实,田博毅说自己第一次站上讲台时,是一个心里特别虚、脑子特别懵的人。“这件事让我认识到了一个道理,即学理论读千遍万遍,不如自己上台讲一遍。”

2018年1月,田博毅和博讲团的小伙伴经过三天两夜,终于来到近零下40℃的黑土地: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饶河县的小南河村。当地组工干部说,小南河村曾经是全县有名的“喝酒村”“赌博村”“贫困村”,但他们看到的却是村民干劲十足,村容特色十足的小南河。

他们非常好奇,这片土地究竟发生了什么?驻村第一书记冷菊贞同志是这场脱贫攻坚战的总指挥。通过细致观察和访谈,“醒酒记”“致富记”的故事清晰呈现。

团里的同学曾问冷书记:不累吗?她说:累,但活着就得干。“我们都依旧清晰记得她说这句话时的神情,面带笑容、字字铿锵。从她小小的身躯里,折射出的是巨大的家国情怀。”

“博讲团的宣讲不仅仅是一个输出过程,更重要的是,大家与不同类型的人和群体互动对话,从他们身上,了解到一个更加立体的基层社会,一个更加真实的中国。在宣讲中行走,在行走中宣讲,我们不断汲取养分,拓宽学识。”田博毅这样理解。

青春

奉献伟大时代

今年9月,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2018级博士生李强成为博讲团一员正好满一年。为了身体力行地用实际行动响应健康中国战略,他选择加入博讲团,并以平均每2个月新开一门科普课程、每2周进行一场科普宣讲的高频率,展现出当代大学生的担当。

在今年9月初举行的上海大学生“青春告白祖国”启动仪式暨首场宣讲会上,李强展示过一张图片 那是2019年6月他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A3负压病房诊治一名高传染性患者。

在进隔离病房前,他按照医院安排通知父母。妈妈说:“你不能去,我跟你爸就你一个儿子。万一你被感染了,我们没法活!”李强答应了妈妈,但他还是去了。进入隔离病房前,李强把银行卡和密码交给女朋友说:“如果我被感染了,帮我把钱还给爸妈,给他们养老。”

结局是美好的,病人康复了,李强也没有被感染。回家后,李强给妈妈讲了一个“Dr Lu衬衫”的故事。

2014年是全球埃博拉病毒疫情肆虐的一年。那年,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教授作为援非医疗队员,前往疫情最严重的塞拉利昂,御疫情于国门之外。出发前,卢老师的爱人在他每件衬衫上都绣了“Dr Lu”字样。非洲瘟疫横行、时有战乱,万一发生意外,“Dr Lu”字样就可以识别身份,带他回到祖国。凯旋归来,卢老师告诉青年学子:“疫情来袭,我们要为祖国筑起一道壁垒。这是感染科医生的初心,更是使命!”

在李强眼里,不惧疫情、为国行医,那是一种爱国;面对国家战略人民需求,乐于奉献,那是一种爱国;锐意创新、潜心科研,那也是一种爱国。

“我们这一代青年人肩负党、国家和人民的重托,不应该把人生的意义局限在自己舒适的‘小确幸’里。每一个青年人,都不能对中国和世界的发展袖手旁观。我们应当把自我价值的实现体现在超越自身利益的地方,把自我梦想的实现体现在国家和时代的梦想中,做顺应时代、爱国奋斗、心怀天下的中国人。”李强说。

“今天,我们以接续奋斗告白祖国。”三位青年大学生说,他们只是复旦大学博士生讲师团的一个缩影。博讲团成立17年来,大家都在用踏踏实实的奋斗,传承着红色基因,在看需求悟变化中,感知祖国的发展,并扎实投身于本职工作,奉献伟大时代。

水晶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