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堵谩骂5小时的香港教师:再困难,也要把爱国的价值观讲给学生

?

[环球时报全球新闻网给香港特派记者赵觉义白奕怡] 《环球时报》记者在11日看到香港理工大学专上学院讲师陈为强时,脸上的疤痕只是伤痕累累,他的腰部仍然有些疼痛。 10月8日,陈伟强建议对暴力示威者进行严厉处罚,因为他们在报纸上发表评论。一百多人被封锁在教室里,离开前五个小时。陈伟强告诉《环球时报》事情已经持续了几天,他不再对学生的行为感到生气。 “只是感到更加苦恼。”

8月8日下午,陈伟强一如既往地走进教室,准备教书生,讲授“中西文化比较”。但是在推开门之后,陈伟强发现教室里60多人中只有三分之一是他的学生。其余的人有很多口罩和口罩。见到他之后,他们开始向各种示威者大声喊叫。口号。

陈伟强0010010记者回忆说,他曾见过有人呼吁他被示威者常用的社交媒体“联灯”包围,因为他在接受香港《环球时报》采访时说。本月5日。特区政府应检控暴力示威者骚乱罪行。法院还应考虑社会影响的程度,并处以重刑。 “我知道这堂课不能继续,我只想离开,但我被封锁了。”陈伟强说:“他们用激光笔照亮我的眼睛和下半身,对我大喊,威胁,恐吓,要求我表现出政治立场。”

面对围堵,陈伟强强调了他的三个立场:第一,反对暴力;第二,反对暴力。第二,尊重法治;第三,“我以中国人的身份教授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我的身份是中国人,为成为中国人而感到自豪。” “当他们听到我说我是中国人时,我不满意地大喊,并要求我道歉。”

陈伟强“曾尝试过前后离开十次,”但他们都被拦住了,其中三人甚至被推倒。在此期间,在场的学生陈伟强和他的妻子向警方报了警,但由于学校的封锁,警察无法进入校园。在五个小时的围堵中,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教室里,一百多人,其中一些是在校学生,其中许多是外国的“假学生”。最终,在大专学院副校长的调解下,陈伟强几乎没有离开。

9月9日,学院院长梁德荣在师生对话会议上说,学校将在本学期中止陈伟强的课堂教学,并安排其他非教学职责。陈伟强11日对记者说,他目前正在进行一些研究工作。几天来,陈伟强回到学校,在办公室看到海报,各种海报侮辱了他。

“作为一名老师,我现在不生气。如果学生能够改正错误,我愿意原谅他们。”在理工学院任教14年的陈伟强对《东方日报》记者说:“但我没有看到他们认识到错误对我有伤害。”

“香港的大学存在问题。”陈伟强说,大学应该教学生尊重,宽容他人和珍惜言论自由,但现在有些学生似乎无法听取不同意见,并使用言语暴力和肢体暴力来压制。他遇到的其他言论,包括他长期受到的严厉遏制,是香港教师多年没有遇到的。 “校园里越来越多的暴力,教室已经成为政治争吵的地方。”陈伟强无奈地说道,“香港的校园几乎已经成为香港最危险的地方,已经成为一个'保护区'。 “是因为暴力行为,因为警察无法进入。”

面对政治漩涡中的大学校园,陈伟强认为,最重要的是告诉学生他做错了什么,而不是纵容他并告诉他他没有做任何事情。 “很多学生犯错了,甚至违反了法律。这时,宽容是一种纵容。”陈伟强批评说,一些校长和教授出于害怕学生的麻烦而采用不发表意见或要求双方的想法。这只会伤害我们的下一代。”

目前,陈伟强外出时会带上帽子和口罩,因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他。尽管有很多人支持他,但他也担心自己会被“黑手”。尽管如此,陈伟强仍然希望重返领奖台。 ``由于这次事件,我没有考虑过要成为一名不适当的老师。在最困难的时刻,我仍然会尽力而为,并通过讲座向学生传达我相信和爱国的价值观。''陈伟强说:“我不会放弃我。”教学理想。”